发现“立百病毒”医学团队负责人中国进步大能战胜疫情

(对抗新型肺炎)发现“立百病毒”医学团队负责人:中国进步大 能战胜疫情

中新社吉隆坡2月2日电 (记者 陈悦)国际著名脑神经病学家、马来亚大学终身荣誉教授陈忠登日前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认为,中国的基础及临床医学研究与医疗设施相较“非典时期”已有飞跃提高,相信中国一定能战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

在采访最后,他对记者表示,当今世界各国经济紧密联系,人类交流日益频密。这决定了在当今世界,面对公共卫生威胁,没有一个国家和个体可以独善其身,应该协力应对威胁。(完)

“科学家告诉我们,病毒是随机出现的,它们当然没有国籍。只有愚人和非理性者才会认为病毒是这个民族或那个民族的问题。”格塔丘·恩吉达表示,病毒是人类的集体挑战。人类在历史上曾面临过许多流行病。例如,14世纪的黑死病、1918年的流感都造成了数千万人的死亡。距离我们最近的H1N1大流行,死亡率则比以前低得多。这表明人类处理此类病毒的能力和合作抵御能力的增强。

陈忠登说,新型肺炎虽然致死率远不及立百病毒,但传播范围广,已经给民众日常生活也带来巨大影响。他建议,对抗疫情,除了要治疗病患,也要关注他们的生活和心理健康。

格塔丘·恩吉达说,自古以来,人类一直在与病毒作斗争。科技进步使人类能够遏制病毒的传播、减少生命损失。当下的卫生系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得多。在处理新兴流行病方面,国际合作成效显著。“我们有能力阻止病毒的传播,并成功治愈感染者。我们都明白,致命的病毒不分国界,我们唯一的选择是共同努力,抛开可能存在的社会分歧,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格塔丘·恩吉达说,有些人出于对病毒的无知而对中国人做出负面反应,但另一些人则将之用于更险恶的目的,图谋减缓和阻止中国的发展以及在国际舞台上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这是不可能的。

格塔丘·恩吉达赞赏中国政府及时与国际社会分享包括基因测序在内的病毒研究情况。中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通过封锁来遏制病毒的扩散,并在创纪录的短时间内建立医疗机构来治疗感染者。

“对密切关注中国发展的人们来说,我们深深钦佩中国逆袭取胜的韧性。中国所取得的奇迹般的发展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格塔丘·恩吉达表示,虽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路上仍面临挑战,但是他坚信中国人民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终将打赢这一战“疫”。(完)

热心国际医学交流,曾任国际抗癫痫联盟副主席的陈忠登多次到访中国,对中国公共卫生管理水平和公共卫生设施的进步也印象深刻。他认为,高水准、高效率的公共卫生设施,也是中国对抗此次疫情的重要保证。

他说,此次中国研究者以很快速度就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充分显示了中国的病毒研究和“非典时期”完全不一样,取得很大的进步。

“当人类面临共同的危险时,我们要么万众一心团结在一起,要么被恐惧击败。”格塔丘·恩吉达赞同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数学建模中心主任格雷厄姆·梅德利的观点:“我们正经历恐慌阶段。政府不知道该怎么做,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我们了解风险时,就会改变应对方式。”

对抗新型病毒对陈忠登而言并不陌生。1998年到1999年,立百病毒(又译尼帕病毒)导致的疫情曾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蔓延,导致百余人死亡,百万只猪因此被扑杀,此后该病也曾在印度、孟加拉国、菲律宾爆发。正是陈忠登带领的医学团队率先发现了立百病毒,并承担大量临床治疗、防抗疫情工作。陈忠登团队也因此获得多个重磅科学奖项。他本人还因在公益、医学上的贡献于去年获得“陈嘉庚精神奖”。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对中国政府和人民为控制病毒扩散所做的努力深表赞许。各国政府、国际组织的知名领导——包括我的前上司、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在内,整个国际社会发出了团结一致的信息。”他说。

谈及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部分华人在海外受到的歧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副总干事、清华大学中非领导力发展中心联席主任格塔丘·恩吉达撰文表示。

立百病毒致死率高达四成,而且罹患者不少是养猪户,他们所赖以谋生的猪只因防疫不得不被扑灭,这给患者心理和生活都带来巨大影响。陈忠登当时积极联系各种社会组织,为他们进行心理健康辅导和生活协助。

陈忠登尤其提及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亚洲少有的“P4”实验室(生物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这对整个亚洲研究者而言都是很重要的,”陈忠登说,这也令亚洲的研究者不必像过去一样舍近求远求助于加拿大、澳大利亚的实验室进行病毒研究。

陈忠登回忆,马来西亚当年曾一度将立百病毒引致的疫情误认为日本脑炎,并错误认为是蚊子传播。他和所率团队在临床治疗中对此产生怀疑,团队中的蔡求明以“坚定的信念”,在疫情发生半年后,冒着危险培育并发现了此种新病毒,因此确定该病毒是通过猪直接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