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部“战疫”题材电视剧筹拍

本报讯(记者邱伟)在国家广电总局组织、指导下,在国家卫健委和上海市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下,上海广播电视台集结国内一线制作力量,正在筹拍一部以“战疫”期间各行各业真实的原型人物、故事为基础的“时代报告剧”《在一起》。计划筹拍20集,每2集1个独立故事,每个故事分别由一位编剧和一位导演主创,每个故事均由真人真事改编。

受到千百万医护人员、疾控、公安、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的“逆行精神”感召,这一首部“抗疫”题材电视剧集结了众多国内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领域的优秀编剧、导演和一线演员。知名编剧六六,《我的前半生》编剧秦雯,编剧界的黄金搭档高璇、任宝茹,《红海行动》编剧冯骥,以及导演张黎、安建、沈严等已加入该剧的创作。

从未去过武汉也要搭把手

3月8日,编剧六六从上海出发,当日抵达武汉开始实地采访。在出发之前,编剧六六也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写“战疫”的故事要有真情实感,所以她需要去一线找那些打动自己的人和事,“我的能力足够把这些了不起的人民记录下来。我身边的企业家朋友,一肩挑起员工生计,一肩挑起救灾援助;我身边的医生朋友,舍弃妻儿老小,驻扎在武汉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我身边的武汉亲人,面对巨大灾难,全力以赴,从厂区社区志愿者分菜送药这样的小事做起,还有很多普通人,在灾难中义无反顾……这是我决定去武汉的原因。”

李学明:我今年已经68岁了,一直生活在成都双流这边的农村,也没读过几年书。我开过小饭馆,养过猪。我60岁去做当地的环卫工,到65岁就不做了,我就安心在家生活。每个月有养老金600多,还有土地流转租金、独生子女父母奖励,除了以前攒下的一些积蓄,现在一个月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

李学明:我平时生活比较简单,吃饭穿衣都花不了什么钱,孩子在广州工作也会经常给我买些东西回来,日子挺让人满足的。我这个人无论以前吃多少苦,都不会向别人低头,更不会给别人添麻烦,我给疫区捐款就是想要帮助他们,绝不是为了要什么回报。

此外,这位老总还表示:“云游戏服务将成为终结iOS、谷歌Play付费垄断和30%分成情况的关键力量,苹果已经出台相关政策,禁止这些服务在iOS上存在,这也意味着不允许这些服务参与竞争,这是一种狂妄自大的行为,完全站不住脚。”

李学明:捐这笔钱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负担,我也不为了出名,如果捐款被退,我会特别难受,我也不允许退钱给我。疫情还在持续,我还想着能不能再去捐一点。

李学明:我知道武汉那边有好多人生病了,还很严重。我不知道武汉在我们这的东西南北哪个方向,从没去过武汉,也不认识那边的人。但我知道在汶川地震时,很多人都帮过我们四川人,那时我的房子被震塌了,重新修房子也受过别人的帮助,这次别的地方出现疫情,我们也要帮助人家。

北青报:您是做什么工作的?收入大概有多少?

北青报:以前去过武汉吗?有亲朋在武汉吗?

电视剧《在一起》预计将于今年10月在一线卫视和互联网平台同步播出。

北青报:有人说老人家生活不容易,不希望您拿出这么多钱,怕影响您生活,您怎么看?

去了镇政府把钱一扔就走

怕被人认出来遮得挺严实

对于为何支持该服务,Tim Sweeney也做出了解释:“它(GeForce Now服务)是主流云游戏服务中对开发商、发行商最为友好的,不会收取游戏收入分成。游戏公司如果想让产业朝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就应该支持这种服务!”

据绥芬河海关缉私分局局长毕世方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珍贵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

李学明:去捐款的时候,我做了挺大的心理斗争,就怕别人把我认出来,所以我戴了口罩戴了帽子,遮得挺严实的,去了镇政府把钱一扔我就走了,我不会在意什么收据,我捐款本身就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怕被别人说我是“爱表现”或者“抖机灵”,我真的没想那么多。现在很多人问我捐款的事,我都说忘记了。

汶川地震时受过别人帮助

北青报:您现在生活怎样?

经讯问,赵某明承认在绥芬河市某小区库房内存放一些动物制品。办案人员在存放点内一次性查获熊掌212只,重216.79千克。查获熊牙19颗,重0.38千克。查获熊指甲5颗,重0.05千克。查获羚羊角3根,重0.32千克。在嫌疑人程某的住处扣押熊掌2只、羚羊角1根。目前,有关部门已对程某和赵某明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相关侦查工作已全面展开。

北青报:如果捐款被退回来怎么办?

北青报:您是什么时候去捐款的?收到收据了吗?

李学明:别的地方的人有苦难,那就要去帮助,这没什么说的,我现在没有什么花费,用不到钱,但是电视里那些生病的人,如果不帮助他们,他们挺不过来,那不难受吗?捐10071没有什么寓意,就是我把能拿出来的钱都收集到一起了,当时掏钱比较快,我不想让别人拦下问这问那,所以也没在意具体捐了多少,后来也是别人说才知道是10071元。

文/本报记者 付垚 通讯员 刘贤虎

李学明:我住的房子不豪华,但是够住,也宽敞。每天的生活就是种种菜打打牌,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孩子在广州工作,也用不着我们操心,生活挺简单的,晚上闲下来看看电视,关于这次疫情的消息,就是从电视上看来的。

北青报:为什么想着要捐款?捐10071元是有什么寓意吗?

不过,回家之后我发现身份证丢了,第二天又回去办身份证,结果没想到被认出来了,他们给我拍了身份证需要的照片,还答应尽快帮我办身份证,最后送给了我一包口罩,说是作为感谢。

家住四川成都双流区彭镇的68岁村民李学明最近有些“烦恼”,因为在1月30日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区捐了1万多块钱,老人常会迎来上门打听捐款一事的邻居,为了躲避追问,李大爷锁住自家大门,天天从后门悄悄出入。如今,捐款的老人有话想说。

李学明:国家拿钱救助那是国家的钱,我的钱是我自己愿意捐出来的,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我觉得自己该出这份,就出了。我不糊涂,自己有判断。当年汶川地震的时候不也是各地的人给四川捐款吗?捐出去的钱是我的力量,我生活是不富裕,但是已经很满足了。

北青报:捐完这次款您自己现在还有积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