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力稳经济预期增发展信心

在当前乃至今后一段时期内,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应加强经济发展稳预期管理。一是做好经济增长动能预期管理,二是做好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预期管理,三是做好国际社会对我国经济长期向好发展预期管理。应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大宏观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提振力度,促进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对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造成了很大影响。疫情本身以及为抗击疫情采取的措施,给经济正常运行带来了一定扰动。近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指出,要密切监测经济运行状况,聚焦疫情对经济运行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围绕做好“六稳”工作,做好应对各种复杂困难局面的准备。这要求我们在当前乃至今后一段时期内,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应加强经济发展稳预期管理,继续为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而努力。

早在2012年,就有基金公司负责人提出,大而全的模式是很危险的。

再次,做好国际社会对我国经济长期向好发展预期管理。我国经济体量居全球第二大,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巨大,地位举足轻重。要积极引导国际社会对中国发展的正确预期,保持全球经济发展平稳。应保障抗击疫情信息公开透明,让国际社会及时全面准确了解抗击疫情的进展,同时做好国际舆论宣传引导,避免其对我国经济发展的误判错判。应继续全面扩大对外开放,为外资到国内发展提供更大优惠政策和高质量服务支持,积极利用好广交会、进口博览会等国际经贸合作平台,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国际经贸合作。同时,应积极吸引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我国资本市场,加速国内资本市场国际化步伐。

2015年,也是公募基金行业大跃进的一年,当年,发生了很多事。不仅“一哥”变了,且包括易方达、华夏、嘉实在内,三家公募基金公司的资产规模首超2000亿元。

当前,抗击疫情决不能放松。在做好防控疫情的同时,做好稳定经济发展预期工作意义十分重要。保持经济适度合理增长对今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非常重要。此时,应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大宏观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提振力度,促进我国经济更好实现高质量发展。

规模,是考察一家基金公司整体实力最为简单直接的指标。随着2019年度收官,近日,公募基金行业的各项排名也陆续出炉。

作为一家老牌基金公司,易方达不仅连续5年规模居首,2019年,其旗下有5只分类冠军、8只分类亚军,覆盖权益和固收、主动和被动、境内和QDII,整体有8只产品全年收益率超过80%、逾20只产品收益率超过60%。

从1998年3月至今的22年间,基金规模不断壮大,产品日趋丰富。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11月底,我国境内共有基金管理公司128家,其中,中外合资公司44家,内资公司84家,管理的公募基金资产合计14.20万亿元。

早些年,对于公募基金行业健康发展讨论最多就是同质化,从2006~2007年大牛市开始,同质化越演越烈,许多基金公司还出现发行承包的现象,即同类型产品同期由不同的团队进行销售,可以直接抽取提成。

Wind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易方达基金非货币基金资产合计3856亿元(口径:非货币基金资产,下同),再次蝉联公募规模之冠。

以权益类见长的兴全基金,28只产品中一半为权益类,非货币基金资产规模甚至达到广发基金的六成左右。

而华夏基金的排名却越发靠后,与其一起滑落的还有一家老牌基金公司,即南方基金。早些年,南方基金曾经蝉联行业前二三名,2011~2015年连续5年排名行业第四,2016年最惨淡,滑落至第六,2019年的情况有所改观,超越嘉实重新夺回第四。

一方面,基金公司定位同质化,每家都在标榜诸如“规模最大”“产品最全”等,基金公司成了百货超市,没有哪家愿意放弃任何一类别人有自己却没有的品类。新基金发行数量虽然逐年走高,但投资风格、风险、收益配置却相差无几。

“从易方达的股票、债券,天弘基金的货币、建信基金的固收、华夏基金的ETF等,可以看到基金公司都在向特色化方面进发。”上述基金公司高管说,当市场越来越大,基金公司很难做到大而全,所以,每家公司无论是主动选择抑或被动而为,走的一定是一条特色化之路,尤其是最近这几年已慢慢形成了特色化的局面。

另一方面,销售渠道也高度同质化,过度依赖于银行渠道,销售策略高度统一,很少有公司能够形成明显差异化。

同样的,在权益类市场的另一“网红”,交银施罗德旗下的内核驱动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1月8日限额60亿元开卖,募集首日超过500亿元。

首先,做好经济增长动能预期管理。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要保持经济增长具备所需动能,预期管理应发挥积极引导作用。消费对我国GDP增长贡献度接近60%,属第一动能,但消费受疫情影响也最大,应考虑适时出台刺激消费政策,包括对主要消费行业给予更大力度的税费减免支持,对居民消费给予优惠政策鼓励,尽量弥补受疫情影响导致的消费下滑缺口。投资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动能之一。今年要积极加大政府主导的投资力度,适当扩大赤字率,积极发挥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投资带动的表率作用,并以优惠政策引导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在今年积极扩大投资。出口对稳经济非常重要,作为贸易大国,疫情对我国出口影响巨大,应着力为我国出口企业创造良好国际国内环境,保持和巩固我国的国际市场竞争力和份额。

事实上,进入2010年以来,行业前5的俱乐部成员基本确定,如易方达、博时、华夏、南方、嘉实,只在个别年份会稍有所变动,猛然出现一匹黑马或是飞走一只黑天鹅。

但这并不影响兴全基金的款款爆红,2018年,兴全合宜在发行首日募集规模超过了300亿元,2019年,兴全合泰首日募集超过500亿元,兴全社会价值首日募集也超过100亿。

如2016年,银行系基金公司工银瑞信突然出现在榜眼的位置,当年,南方基金被挤出了前5。

另外,在2011年历经重庆啤酒事件后元气大伤的大成基金,目前前十榜单中已经寻觅不到了它的踪迹。

银行系基金公司倚靠强大的股东背景,工银瑞信、中银基金、招商基金也都是前十榜单中的常客。

2019年,是公募行业大丰收的一年,尤其是权益市场高涨,境内及境外权益市场迎来火热的市场行情。

“现在回头想一想,很多基金公司当初提出的愿景口号,在未来都是值得商榷的。”国内一基金公司高管接受采访时说。

而拉长周期来看,在1998~2019年22个年度的公募基金排名中,华夏基金11次位列冠军,易方达基金5次、博时基金3次、华安基金2次、嘉实基金1次。

新成立公募基金再创新高,截至12月31日,新成立的基金达到1077只,发行总份额达到了14358.19亿份,较2018年增长了58.71%。业绩上,偏股主动型基金平均业绩涨幅达到了32.34%,明星基金业绩表现亮眼。

拉长周期来看,在2007~2014年的8年间,华夏基金曾长期占据榜首位置,2015年,易方达突然反超,从过去二三名的位置直夺榜首,2015年,易方达规模爆增了1567亿元,相当于2015年工银瑞信的规模。

开源证券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规模占据行业前20%的公募基金公司管理的非货币基金规模已超过所有非货币基金规模的50%,并且,该占比呈现出逐年提升的趋势,从2011年的54.9%增加至2019年的71.21%。

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手段的日趋丰富,基金同质化的现象已处于持续改善中,特色愈加鲜明。尤其是2019年,公募基金行业渐渐进入了“网红”时代,百亿规模的新基金时不时出现。

(作者甄新伟 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

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基金公司没有机会。2018年以来,公募基金行业一个明显的变化是特色化愈加鲜明,即便是标榜大而全的基金公司,也都在朝着自己的优势领域倾斜。而在未来,随着公募市场的持续扩容,细分市场的专业能力、特色产品的研发能力都将成为基金公司核心竞争力。

其次,做好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预期管理。金融与实体经济共生共荣,逆周期的金融活动有利于熨平经济较大波幅。一是应保持理性稳健经营。在实体经济遇到短期不确定性冲击之时,金融体系的反应既要关注当前,又要顾及长远。二是应保持信贷融资稳定。银行业机构是我国金融体系的主体,应适度提高今年银行信贷投放力度,尤其要积极满足中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需求,给予因疫情临时遇到经营困难的企业融资支持,做提振经济的先锋。三是应保持金融市场稳定。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反应最为灵敏,也容易出现大幅波动,疫情对金融市场中的投资者心理预期影响很大,要加强窗口指导,稳定机构投资者信心,不宜追涨杀跌,保证市场运行总体平稳,严厉打击恶意做空行为。四是应保持其他各类金融主体服务实体经济的定力和活力,充分、平滑吸收疫情造成的经济增长损失。

事实上,从公募基金行业近十年的历史来看,头部公司已经基本确定,“俱乐部成员”相对稳定,而且,行业集中度也在增加明显,20%的基金公司占据着行业70%的份额。

与此同时,公募基金公司头部效应提升,行业集中度增加明显。

在这样的背景下,基金公司规模排名再度微调。相比2018年,规模前三易方达、博时、华夏排名不变,但南方基金在2019年的规模超越嘉实基金,排名向前跨了一步。

以“网红”公募兴全基金为例,该基金成立于2003年,截至目前产品只有28只,比其早一个月成立的广发基金产品数量却已经达到了206只。